首页 > 都市 > 都市上古玄医 > 

这人脑子有病

第2章 这人脑子有病

南都市,南都大学。

李凌云下了喜马拉雅山脉后,便回到了学校,他性喜安静,所以就算是许阳博士也只知道他在喜马拉雅山的据点,却不知道他现在是南都大学的学生。

李凌云为了充分吸收这个时代的知识,选择了成为一名大学生。当下地球灵气枯竭,想要飞升成仙已经不可能,但这并不妨碍人类充分运用脑力,创造出前所未有的工具,甚至在某些方面,比仙人手段还要方便。

比如手机,比如影像视频。

李凌云稍作休息后,便去到了教室。

他主修考古,选修生物工程与天文地理,都是比较生僻的课程,这节课便是天文地理。

李凌云选择了最后面一排的座位坐下,他特别喜欢后面的位置。

铃铃铃……上课铃响。

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袭来,一道人影十分迅速的坐到了李凌云旁边。

李凌云偏头看了一眼,顿时蹙眉。

来人正是陈小雨,想不到她这么快便查到了他的资料。

“你好,还真是有缘啊,想不到我们竟然是校友,我叫陈小雨,交个朋友吧。”陈小雨说着,便伸出了手。

李凌云没有搭理她,一看就知道陈小雨打的什么主意,不过他可没这个义务帮助她。

“名字总可以告诉我吧?”其实陈小雨已经知道他就是李凌云,但是不是那个李老神仙,依旧还是不确定,她想从相互认识入手打好关系,只可惜李凌云爱搭不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看在我爷爷也认识许博士的份上,就搭救一下吧。”陈小雨凑近李凌云,一丝丝女性独有的气味,吸入鼻中,李凌云不由自主的挪了下位置,拉开距离。

“拜托啦!”

见到李凌云始终一声不吭,甚至还坐远了,陈小雨顿时内心不甘,只好使出杀手锏,撒娇了。

她双手死死的拉着李凌云的手臂,从小到大,还没有这般样子跟别人撒娇过。

李凌云不动如山,几十年来,他什么没见过,不说现代人,就算是上古时代的仙子,他也见过不少。

而此时,陈小雨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这撒娇的情况已经完全落入了其他同学的眼中。

“我靠,这不是经管系的系花么,怎么跑我们天文地理系来了。”

“什么情况,这小子是谁?是我们班的么?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可是我们学校十大女神之一啊,大新闻大新闻。”

“……”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李凌云就像是和尚一样,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中的书籍。

陈小雨没有穿校服,而是穿着薄薄的T恤,一副邻家小妹的打扮,不知道撩拨了多少牲畜们的心弦,平时一颦一笑都牵动着少男们的心,此时撒娇起来更是让他们忍不住流下口水。

“那位同学,请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嘈杂声中,讲台上的教授突然点名朝着陈小雨问话。

陈小雨被叫到,还没反应过来,周围同学提醒她才知道,顿时脸色一红,有些局促道:“老师,你问的是什么问题,我刚才没听清。”

这位教天文地理的是一位女教授,一身运动衫,显得格外有朝气,她也非常年轻,只比一般的学生大一点点。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南都大学最年轻的教授云若泥,云家在南都市地位非同一般,而云若泥又是这样一位前途无量的教授,很多学生都将她当做女神,毕竟云若泥的年纪,加上身材外貌,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假想对象。

“我的问题是,虽然我们学的是天文地理,但对于如今的时事也需要关心一下,现在星际移民潮火热,你如何看待?”

陈小雨想了一下,还是迅速答道:“如今科技迅猛发展,医学进步,人口爆炸,移民是很正常的。”

“能说具体点吗?你的依据是什么?”云若泥继续问道,如果只是泛答,她是不满意的,做什么都得论据充分。

陈小雨也不是花瓶,他虽然不是天文地理系的,但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认知,不过很显然云若泥想要的并非是这个答案,所以陈小雨有些为难,她咬着嘴唇,正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看李凌云在一旁若无其事,顿时计上心来,她拉起李凌云迅速对云若泥道:“我身边这位李凌云同学对天文地理很是精通,相信他会对我的答案有不少补充。”

她很快将锅甩向了李凌云。

心里却是一阵得意,哼,叫你不理会本小姐,叫你让本小姐当众出丑,本小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会儿还不得乖乖起来帮忙。

“也行,我欢迎任何同学进行补充。”云若泥看了李凌云一眼,虽然她是教授,但对于这个学生倒还真的没什么印象。

“地球都要爆炸了,当然得跑,说其他的都没用。”李凌云头也没有抬,就那般答道。

“……”

整个教室鸦雀无声。

就连云若泥都愣住了,估料不到会有这么一个二愣子回答。

“这位同学,你可以把你的话再说一遍吗?我这里是天文地理课,虽然也有有关宇宙爆炸学说,但并不是自我幻想,很明显你的回答不合格。”云若泥见到李凌云态度有问题,甚至头不抬,也不起身,心中顿时有些不快。

“灵气枯竭的末法时代,人们修炼不了,长生不了,自然想要寻找更好的生存之地。”李凌云依旧是那般语气生冷的回答。

“……”

整个教室静悄悄的。

“这位同学的回答还真是别开生面,那你能够告诉我,你说这些,有什么依据么?”云若泥虽然心中不快,但作为老师的身份,提醒着她必须要有师表,不能暴走。

“地理学中有很多知识都是有迹可循的依据,宇宙爆炸理论就不说了,地球有大陆漂移学说,板块构成学说,还有海底扩展学说等等,你们可以查查近些年地震、海啸的频率,这些数据都可以说明地球已经不堪重负,随时都有可能爆炸。”李凌云把手机拿了出来,搜了搜网页,上面有很多自然灾害的统计数据。

见到李凌云如此“认真”的回答,而且还拿出了依据,顿时弄得云若泥哭笑不得,她都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跟他较真了:“额……这位同学的想法倒是有趣,那你能够跟我说说别的么?比如你说逃离地球,那能够逃到哪里去?火星?月球?”

“逃哪里都没用,除了飞升成仙,别无他法!”李凌云答道。

“……”

“噗…”

“不行了,太搞笑了,我实在忍不住啦!”

众人顿时一阵嘈杂,有忍俊不禁的,也有一些女生在窃窃私语,看向李凌云的目光都带着古怪的笑意。

这人怕不是神经病吧,还是看神鬼一类的幻想书看多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想到云若泥听到李凌云的“飞升学说”反倒是更有兴趣了。

“那这位同学你可有飞升之法?”云若泥双手抱胸,她发现这个学生神色平静,完全没有惊慌,也不是应付式的回答,就像飞升在他眼中就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不由得更加感兴趣起来。

“我要是能够飞升,也不用在这里跟你废话了。”李凌云摇摇头,他原本就是师门中最后一个没有飞升的弟子,如今地球灵气枯竭,想要飞升更加不可能。

“那你要如何自圆其说呢?地球爆炸,只是你的主观判断么?”云若泥继续追问。

“当然不是,是客观原因。你没看到臭氧层的洞每年都在扩大么?地球本来就是一大块息壤,遇风则涨,如今臭氧层破坏严重,宇宙罡风吹进来,地球逐渐膨胀,自然要爆炸了。”李凌云把这些年搜集资料得出的推断给说了出来,他觉得这事情很平常,师父说让他应劫,这个劫数肯定不是地球爆炸,地球爆炸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对他没有什么影响。

得了!

诸多同学手抚额头,一脸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李凌云。

“好了,这位同学,下课后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云若泥见如此情形,这堂课可能基本就不能够再上下去了,于是对李凌云说道。

众多同学顿时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此刻都没有了心思,看好戏一般的结束了这两堂课。

一下课,云若泥果然就叫上李凌云离开了。

到了办公室,云若泥让李凌云坐下,并且倒了一杯水递过去:“你叫李凌云是吧?李凌云同学,你选的是考古吧?能跟我说说,为什么要选这个么?这个学科开设的课程很少,一般大学都没有。”

“有些东西忘记得差不多了,得唤醒一下记忆,再者,对于我来说,也只有选这个最轻松了。”李凌云想了想,认真的回答道。

云若泥一阵无语,把考古当做唤醒记忆的途径,并且还说容易的,也只有他李凌云了。

“天文地理学这几百年发展得挺快的,我也有一些疑惑,需要吸取他们这些近现代人的灵感。”李凌云继续说道。

“你说的灵感,是指刚才课堂上所说的那番话么?”云若泥注意到李凌云的用词——这几百年,说明他对这几百年的知识,都比较清楚。

一想到这里,云若泥顿时有些意外了。

“近现代也有不少聪明人,甚至很多人的想法都比较有趣,也值得探究一下真假。”

“好吧,我现在基本可以确定,你是古武者?”云若泥说着,突然间一掌拍向李凌云手中的水杯,纸质的杯子在这一瞬间破裂,水柱向上冲出,然后云若泥再度一掌拍向水柱,顿时那水柱化作冰柱,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云若泥居然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这一手,估计已经达到了六阶程度了。

但自始至终,李凌云眼神都没有变。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