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大唐:开局关押了长乐公主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为了能够和他们两个人拉近关系,秦晨故意用一种听起来十分亲近的称呼。

长乐公主早就已经忍不住了,这铁板上的鱼肉散发出的香味,让她垂涎欲滴。

管它是不是鲤鱼,只要味道够香,那就是好鱼!

“小姐,这鱼不能吃呀!”

杜如晦大惊失色,这要是把鲤鱼给吃了,可是能治一个重罪的,更何况现在还是公主要吃这块鱼肉。

这不是摆明了要让皇上为难吗?

“你要是再敢拦我的话,我回去就告诉父亲了!”

“小姐,我…这…”

秦晨看了也有点想笑,看来这个做随从的还是挺老实的,不过摊上了这样一个大小姐也是有点无奈。

只要让他们家的小姐也吃了这片鱼肉,那大家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夹起了一片煎好的鱼肉看了一会儿,刚想往嘴里放的时候,就看到面前递来了一个小碗,碗里面都是红色的颗粒和粉末。

“这是......”

“辣椒粉。”

两个人面面相觑,总感觉这里好像能够看到很多他们平常根本就看不到的东西。

“小姐,我先来吧。”

杜如晦甚至有一种慷慨赴死的神情,毕竟自己作为公主现在身边唯一一个可相信的人,试毒是必须要做的。

只见他夹起了一片鱼肉,蘸了一下这个小碗中所谓的辣椒粉。

深吸了一口气,刚想把这鱼肉吃下去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旁边也传来了咀嚼的声音。

扭头一看,居然发现长乐公主已经率先一步吃下了一片蘸有这辣椒粉的鱼肉了!

“小姐,快吐出来,吃不得!”

杜如晦大惊失色,此行自己是公主身边唯一一个能够照顾她的人了,这个要是让公主有个三长两短,他自己也根本没法回去和圣上交待啊!

可长乐公主根本就没有搭理杜如晦,这么香的东西肯定是要自己先人一步品尝了。

咀嚼了几下,长乐公主慢慢皱眉,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

“小姐,您没事吧,快吐出来。”

杜如晦勃然大怒,这些刁民真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们居然赶在食物里下毒,你可知......”

还没等话说完,芊芊玉手就拉住了杜如晦的衣服。

察觉到之后,杜如晦连忙俯下身关心公主。

“我没事,这东西十分辛辣,和那茱萸有些相似,不过却没有任何苦涩的味道。”

“什么?”

杜如晦不敢相信,于是也连忙尝试了一下,果不其然!

此时辣椒还并没有传入大唐境内,人们平常所吃的辛辣食品一般都是茱萸制作出来的“辣油”,因为提炼方法复杂,味道还有一些苦涩,使用的人也比较少。

屋外寒风凛冽,但是在屋内仅仅是吃了这一片这样的辣椒粉的鱼肉后,他们两个甚至还感觉到了一丝燥热。

“神,太神了!”

杜如晦忍不住赞叹,这可真的是一大发现啊!

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吃得这么开心,秦晨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果然人类的本质还是真香啊,看来王境泽老师的理论真的是古今通用呢!

“这辣椒粉是你种植的?”

长乐公主歪着头问道。

“这辣椒粉是用辣椒磨碎而成,辣椒确实是产在这里的,你们没有见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表面上点了点头,但是内心中还是忍不住犯起了疑问。

自己在皇宫里什么没见过,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都吃腻了,可是从没吃过这个叫辣椒的东西。

为什么就在离长安城没多远的襄州县里有这么多奇怪的东西,自己却从来都不知道呢?

“还不知道二位路过此地是有什么事吗?”

“不喜欢在家待着了,出来走走。”

长乐公主知道自己不能够多说,但是一想起来自己的父亲,她还是略带置气的说了这句话。

旁边的杜如晦连忙笑着解释着。

“小姐和老爷闹了一点矛盾,所以出来散散心。”

“噢,有缘千里来相会,我们好好休息一番。”

秦晨微笑着,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好机会,能够和京城的世家勾搭上。

老赵此时也抱着一个酒坛子走了过来,打开的那一瞬间,一股清香弥漫在了整个房间里。

“这是什么酒,有如此香气?”

“槐花酒,这是只能够在我们秦宅里才能喝到的花酒。”

说着,老赵便给他们两个人都倒上了一杯。

这槐花酒色泽清淡,端起来轻轻的嗅着里面的香气,顿时心旷神怡,槐花的清香充斥着整个人的大脑,把所有烦恼的事情全部都冲散了。

杜如晦品尝了之后,更是赞不绝口。

“这香气和口感真是我喝过最好的酒了!”

听到他这样赞叹这杯花酒,长乐公主也忍不住想要品尝一番。

毕竟那蘸了辣椒粉的烤鱼能够如此美味,想必这槐花酒肯定也不会太差吧。

“小姐不能喝酒,我在此替我家小姐喝了。”

“我不要,我就要喝!”

长乐公主不买账,现在可不是在皇宫中了,身边也就只有一个杜如晦,他怎么可能管得了自己。

趁着这个好机会,她必须要好好的品尝一下这香味如此浓郁的槐花酒。

拗不过公主的脾气,杜如晦也只能够让她稍微喝一点。

“没关系的,这槐花酒经过了特殊的处理,酒精度数并不高,说它是酒不如说是一种饮品。”

“这酒精度数是何物?”

秦晨这才反应过来,这里的人还不会用这么专业的词语。

“噢,你可以理解成度数越高,越容易醉。”

杜如晦木讷的点了点头,扭头又重新关心起着正在喝酒的长乐公主。

“好了,小姐,少喝一点......”

奈何长乐公主根本就不听他的,一口气把杯子中的槐花酒全部都喝了下去。

“甜甜的,好喝。”

虽然这花酒的度数已经很低了,但秦晨还是高估了一个小女孩的承受能力。

仅仅这一杯花酒就让她有一点头重脚轻的感觉了。

过了一会儿,长乐公主开口道。

“小哥哥,这连年天灾,百姓民不聊生,是不是真的如市井之人所说,是那李世民招致而来的天谴?!”

“你感觉现在的皇帝到底怎么样呀?他是不是个大坏人?!”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