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唐小白 > 

学心理学的机关大师

第6章 学心理学的机关大师

也不知道滚了多长时间,小白和铁锤终于落地了。俩人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都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想不动。都到这时候了,小白也顾不得面子形象啥的了,他趴在段铁锤的身上可劲的哎呦。

小白的哎呦声太具有感染力了,惹得段铁锤也忍不住跟着哎呦起来。俩人的声音一高一低,一粗一细,犹如男女生二重唱一般动听。

小白:“走得好好的你停住干嘛?”

铁锤:“我在提醒你注意台阶呀。”

小白:“这种事一边走一边说就好了。摔坏没有?尤其是胳膊腿,我跟你讲现在是关键时刻,咱俩可以死但是绝不能受伤。”

铁锤:“胳膊腿没事,就是身上被你压住了。”

小白:“哦哦,我这就起来,话说这里没灯吗?”

铁锤:“有的。进门时只需点亮一盏,剩下的就会依次自己亮起来,现在就只好从最近处的灯点起了。”

小白:“拿啥点啊?”

铁锤:“火折子,就在我身上。”

小白:“长啥样啊?”

铁锤:“手指粗细两寸来长的一个圆筒,就在我身上。”

小白二话不说就把手插进铁锤姐姐的衣襟里摸起来。

铁锤:“呀!你往哪掏哇,在腰间。”

小白二话不说就去解铁锤姐姐的腰带。

段铁锤:“住手!你从我身上下去,给我滚一边去。不准动,趴那不准动啊,我告诉你!”

小白哦了一声,恋恋不舍的从柔软喷香的铁锤姐姐身上,滚到了冰冷坚硬的地上。

黑暗之中谁也看不清谁,小白只听见铁锤在小声嘀咕。

“怎么没有了呢,进来时还在的呀,定是摔下来的时候丢了,这可怎么办呢?”

唰,一道柔和的灯光照在铁锤腰间,铁锤顿时楞住了。这亮光是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从一个圆圆的东西里发出来的。亮光只在铁锤腰间停留了片刻就从她身上挪开,然后缓缓的在地上来回扫动,最后定在一枚躺在地上的火折子上。

铁锤:“在这呢。哈哈,终于找到了。江小白,你手里的那个发光的东西是啥?”

小白:“这是我防身用的神器。”

铁锤:“看着眼熟哇。”

小白:“那当然,这神器先后两次砸在戒色的脑袋上,能不眼熟嘛。”

铁锤:“哇!摔得那么狠都能用,真不愧是神器,叫啥名?”

小白:“江尚江小白呀,你忘啦?”

铁锤:“我是问你,那神器叫啥名。”

小白:“夜再黑,也能照亮儿。”

铁锤那好看的大眼睛在黑暗中闪出了亮光,吓得小白赶紧说:“莫要再耽搁,点灯找入口,快。”

嘭,唰唰唰。

暗道内的灯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整个暗道的样子逐渐出现在小白面前。

这应该不是主要的通道,因为这个暗道的宽度仅容两人并排通过,高度也只有一人高。这样的暗道只能用来走人,运送物资的话就不太适合了。

暗道的地面还算平坦,小白跟着铁锤来到了暗道尽头,路又被一堵墙挡住了。

小白:“没路了。”

铁锤:“有,这其实不是实墙而是一个机关门,只是我不知道怎么打开。”

小白:“找找周围有啥不一样的地方,尤其是左右两边的墙上。这地方就这么大,仔细找准能找到。”

铁锤:“不用找,就在这呢。”

小白顺着铁锤的小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墙右边与人肩膀同高的地方有一个正方形的框,里面镶嵌着横四排纵四列,共计十六个小方块。

大方框的最右侧纵列四个方块上,从上到下刻着四个字“关关雎鸠”。而其他的方块上也有字只是顺序非常凌乱,排列的毫无规则可言。

小白:“这机关太简单了,只要对出这句诗的下一句就行了。”

铁锤:“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我知道。关关雎鸠,君子好逑。没错,就是这句,这是我爹教我的,他让我背熟记住,说这是命根子。”

小白:“咱爹肯定个武将吧?”

铁锤:“你咋知道嘞?”

小白:“不解释,我只告诉你,关关雎鸠的下一句是在河之洲。”

铁锤:“不会的,我爹说必须是君子好逑。以前有好多先生、夫子和读书的士子笑话我瞎背诗,可我爹就是不让我改。”

小白:“咱爹还挺好面子的哈。”

铁锤弱弱的说:“那是我爹,不是咱爹。”

小白:“是你爹还是咱爹以后再讨论,现在哥哥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学问!呃,这玩意咋整?”

铁锤:“把你认为对的,有字的方块往下一按就行。”

小白:“行嘞,你看着哥哥给你变个魔术。呃,戏法,变戏法。”

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小白用极快的速度找到了刻着“在河之洲”四个字的方块,并依次按了下去,那四个方块竟然排成了一个对勾的形状,这可是好兆头哇。

嘭,喀啦啦啦~~~~

齿轮转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小白得意的对铁锤说:“怎样?哥哥说的没错吧。就这样的机关还能难住我,不能够哇!”

哐的一声,机关启动的声音停住了,但是眼前那堵墙却没有挪开。

铁锤:“门没动。”

小白:“机械装置就是反应慢,因为重嘛,再等等。”

铁锤:“我怎么有种不好的感觉嘞。”

小白:“不可能,咱们的密码绝对正确。如果错了,说不定咱们的头上就会射出暗器来呢。现在你看,没有暗器射出来吧?没有就说明是对的。”

铁锤将信将疑的点点头说:“嗯。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小白:“什么叫好像有些道理,哥哥是真理的小化身好不。我啊!”

话还没说完,俩人脚下突然出现一个黑洞,小白和铁锤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接就掉进黑洞之中。

小白:“明明是我对呀,不带这么玩的。哎呦哎呦哎呦~~~~”

黑暗中的俩人也不知道被啥东西撞了多少回,也不知道连滚带翻滚出了有多远。当两人终于停住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小白打开电筒,铁锤迅速点燃了灯盏。当整个暗道亮起来之后,一副惨烈的景象出现在二人面前。

眼前是个深坑的底部,刚才小白和铁锤就是顺着深坑的斜坡滚下来的。斜坡的坡度很陡,所以往下翻滚的速度会越来越快,而在深坑的底部则布满了尖锐的铁刺,铁刺的长度足以贯穿三个彪形大汉。

这不是估计而是事实,因为挡住小白和铁锤的正是一堆被串在铁刺上的尸体。如果没有这些尸体的阻挡,串在铁刺上的就会是小白和铁锤。

小白只看一眼就能确定这些尸体都是突厥兵,因为他们发型以及身穿的皮甲、靴子和散落一地的武器、弓箭,带着狼头标志的盾牌准确无误的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小白:“突厥人已经知道了这处宝藏,而且还进来过,进来的人还不少。难道说?”

铁锤:“不会的。我接到号令来此防守的时候,察看过其他暗道的出入口,没有任何被发现了的迹象。就连这个出入口,在我来了之后也只到第一堵墙就被拦住了。如果在我之前突厥人破获这个宝藏,那么他们会因为不知道总机括的位置和开启方法,从而将其破坏或者无意间启动。如果是这样,宝藏所有的机关就会失效并永久锁死。可刚才,我们不是打开了吗?虽然不对可也打开了,这表明机关没有被锁死没有失效。”

小白:“也就是说,宝藏还在。”

铁锤点点头,随后指着已经把铁刺遮挡住的突厥人的尸体说:“我们踩着这些尸体爬上对面那个坡,上面还应该有通道。”

小白捡起一面盾牌端在手中。

小白:“铁锤,你也拿一块,说不定会有用。”

铁锤拔出长刀,又用脚尖从地上挑起一把弯刀握在手中。

铁锤:“我在前,你跟着我。”

小白:“你小看我,我在前。”

小白又捡起一杆长矛架在右臂弯里,他用盾牌护住上身要害,长矛直指前方。小白踩着已经僵硬的突厥兵的尸体,小心翼翼的向着对面的上坡走去。

这条暗道内的灯盏明显少于他们来的那条,而且这条暗道内有风,吹得本来就不明亮的灯光摇摆不定忽明忽暗。小白很快来到上坡的顶端,他弯下腰举着盾牌慢慢探出头去。

“啊,呜~~~”

小白的惊叫声刚一出口,就被一只小手捂住了嘴巴堵了回去。铁锤向小白做了禁声的手势,小白点点头表示明白。

铁锤绕过小白抢先走上了坡顶,她一脚把那个趴在坡顶上脑袋被一支弩箭贯穿,死相很是恐怖的突厥兵踹到一边。就是这个死突厥兵把小白吓得叫出了声。小白稳了稳心神,赶紧快步跟上了铁锤。

刚才那个坑里的情景可谓惨烈,但和这条通道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这条通道内被弩箭射死,被从墙壁上穿出的铁矛扎死的突厥兵到处都是。他们一个个死相恐怖,墙壁上地面上到处都是这些突厥兵临死前挣扎时留下的血手印。

铁锤领着小白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通道尽头,和进来时的通道一样这里也有一堵墙挡着,墙边同样的位置上有着同样的开启机关的装置。只不过,这个装置是左边纵列从上至下四个字排好,这四个字是“君子好逑”。

小白:“咱爹还教你什么了?”

铁锤:“我在想呢。”

小白:“这是让对上一句,应该是窈窕淑女,但绝没有这么简单。你看这框里没有字块被按下,说明突厥人没等打开机关就触动隐藏的暗器,所以突厥人全死在这里了。”

铁锤指着那装置说:“这就是引发暗器机关,不碰它绝对没事。应该是突厥人碰了机关之后,因为秘钥不对才引发了暗器。”

小白:“可是这个框里面的字块没有被按下呀。”

铁锤:“这个机关是可以复原的,当正确打开机关进去之后,这堵墙就会回到原处,这机关也就恢复原状了。”

小白:“你的意思是说,有突厥人进去了?”

铁锤:“也许吧,我没来过这,也只知道这些。”

小白:“好好想想咱爹教你的,快点啊。”

铁锤:“别催别催,我在想啊。嗯嗯,君子好逑,关关雎鸠。不对不对,我爹说顺序绝不能错。君子好逑,君子好逑。”

小白:“关关雎鸠不对,窈窕淑女肯定也不对,那就剩下一句在河之洲了,这回准没错了吧,我来。”

咔咔咔咔,在河之洲又被小白按下。

嘭,喀啦啦啦~~~~~

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小白和铁锤因为紧张而不由自主的抱在一起。

哐!没声了。

小白:“墙没动,是不是又错了?”

铁锤:“好,好像是嗳。”

小白:“天呐,设计这机关的是啥人啊!大师啊,你不是学机关的,你是学心理学的吧。这到底哪个对呀,唵?”

铁锤这次没问啥叫心理学,而是直接拿来就用。

铁锤:“也许,他是个学心理学的机关大师呢。我啊!”

俩人同声尖叫着,再次摔进了脚下突然出现的黑洞中。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