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唐小白 > 

就从这走

第5章 就从这走

黑衣人急吼吼地喊到:“我是一时失手,谁知道他自己钻到我棒子底下。我不是前隋余孽也不是突厥人的探子,我是有官职的,我是官府的人。”

小白:“你是官府的人,你啥官职,有我爹官儿大吗?”

黑衣人:“我真是官府的人,你若不信我给你看令牌。”

唰!一块带着体温和幽香的令牌送到小白的鼻子跟前。

黑衣人咳嗽一声说到:“咳咳,某家大理寺司直,段-铁-锤!”

小白:“大理寺?你确定你是大理寺的人?”

段铁锤晃着令牌霸气的说到:“令牌在此,岂能有假!难道你不识字么?”

小白:“我爹是高陵县令,我家怎么说也算得上是官宦之家,书香门第,我怎么会不识字?”

段铁锤:“既然识字,难道你是眼瞎吗?连大理寺三个字都看不见吗?”

小白:“我的眼不瞎,你牌子上的字我也看的清清楚楚。可这仨字不念大理寺,念做百骑司。”

段铁锤收回令牌一看,顿时尴尬了。

段铁锤:“哈啊?人家咳。某家拿错了,这块才是!”

又一块令牌送到小白眼前,段铁锤傲气十足的说到:“某家百骑司督检,段-铁-锤!”

小白:“呃,小姐姐,这块是大理寺的。”

段铁锤:“哈啊?又错了。”

唰唰,两块令牌同时伸到小白眼前。

“某家,大理寺司直兼百骑司督检,段-铁-锤!”

小白:“不用说的那么狠呆呆的吧。我知道这俩牌子都是你的,你也肯定姓段,但是铁锤这个名字跟你的声音极端的不配套哇。”

段铁锤:“咋不配套哇,这名字多么的霸气威猛啊,难道不是?”

小白:“霸气威猛没看出来,乱砸一气到是看明白了。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为啥要黑衣蒙面背着刀,为啥要那样粗暴的对待我。”

段铁锤:“某家不是女子,某家,某家是,是太监。”

小白:“行了行了,咱俩都那样似的了。我要再不知道你是个妞儿,我不就成太监了嘛。”

段铁锤:“你敢骂我!”

小白:“奇了怪了,你哪只耳朵听出我是在骂你呀。”

段铁锤:“你骂我是牛。别不承认,我听得清清楚楚的。”

小白:“跟你个古代小警花儿兼女特工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呢。我说你是妞儿,妞儿的意思是这个,这个这个。”

段铁锤:“你别说了,我看你一边说这个一边翻白眼儿,就知道你定是在想什么龌龊的词语来占我便宜,不听不听!对了,说正事。”

小白:“你先说。”

段铁锤:“某家问你,小警花儿是啥,女特工又是啥?”

噗通,小白一头栽倒在地。

小白:“这是正事儿吗~~~~~~”

小白猛地抓住段铁锤的双手喊到:“憋说话,听我说!”

吧啦吧啦吧啦~~~~~~

小白终于把要说的话说完了。然而,他发现段铁锤傻了。这位代表大唐官府权威的公职人员,竟然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发起了呆。

小白:“大姐呀,此时不是发呆卖萌的时候哇,你倒是拿个主意呀?”

段铁锤:“那那,那里面的东西绝对不能落在突厥人手里。嗯嗯,就这样。”

小白:“什么就这样啊,我是问你该咋办!”

段铁锤用双手夹着额头想了半天,最后丧气的说到:“我也不知道该咋办。我师傅说我学艺有成该出来历练一下,于是他给我弄了两块牌子。谁想到突厥人来了,我师傅又得看着这又得兼顾别处,实在顾不过来才把我叫来的。人家,嗯,某家也是第一次当差办案呢。自从领了这个差使,我就提心吊胆的没睡过一个好觉,生怕一不小心睡着了被突厥人发现了秘密。我一个人昼伏夜出看守此地,还要不时的痛下杀手,将靠近这里的人全部诛杀。白天还好可一到夜晚,我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每天看见的不是突厥人就是死人,人家心里怕又不敢说~~~~”

小白心软了,他上前搂住段铁锤,顺手把她脸上黑色面巾摘下,一张楚楚可怜的面庞出现在小白眼前。

小白:“哇!你长得好像妮妮呀。铁锤,相逢就是有缘,你我为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这就是缘分,为了庆祝你我相逢,不如我俩先啵一个吧。呃,老铁你把匕首收起来成不,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本来面目,没啥别的意思哈。”

段铁锤:“我想起来了,师傅说过,一个叫江尚的人知道一条进入密室的暗道的秘钥,他可以打开机关。嗳,你叫啥来着?”

小白:“江尚江小白。”

段铁锤:“师傅只说江尚没说小白。”

小白:“我叫江尚!可我真不知道啥秘钥。”

戒色:“贫僧也不知道。”

小白:“戒色!你醒的太是时候啦。我问你,你会不会铁布衫金钟罩啥的?”

戒色:“我都会!”

小白:“太好了!你跟我们去密室,我可能没本事凭智慧打开机关,那咱们就凭勇气硬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啦,我开不了门你就给我撞,如果有暗器你就给我挡着!”

段铁锤:“这,这是不是太卑鄙了!”

戒色大义凛然地说到:“女施主,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嘞!想我华夏江山锦绣,岂容强虏肆意践踏。突厥恶贼犯我家园,我大唐热血男儿就应当挺身而出,与之血战到底!郎君,贫僧原为郎君马前驱!”

戒色似乎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似乎是同一副皮囊里换了另外一个灵魂。

小白:“啊?戒色,你不会是被砸傻了吧?”

戒色双手合十说到:“贫僧不傻,贫僧知道郎君胸怀锦绣,锋芒内敛,贫僧愿意为郎君前驱。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贫僧愿往。”

小白:“咦?又变回来了。”

段铁锤:“戒色,你听他的你会死的。”

戒色:“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贫僧为国而死,重于泰山,千古流芳,有何惧哉!”

小白伸手勾住段铁锤的脖子,把她的脸拉近之后小声说:“戒色不是被咱俩砸迷瞪了,就是戏精上身了,你看他一会慈悲一会怒目,整个都乱套了。他这个样子就不能让他跟咱们去密室了,这样的戒色不仅帮不上忙还容易坏事。最主要的是,咱们耽误的功夫太多了。我们只有从现在到明天早上的机会,必须抓紧时机进入密室找到宝物尽快处置,否则一到明天就晚了。”

段铁锤:“师傅不在,我也不知道咋办啊。师傅你在哪啊,怎么还不出来呀。好!不管我师傅了,咱俩去找宝物!”

戒色:“你俩嘀咕啥呢?背人没好话。哼,我要去,谁敢不让我去我就把外面的突厥人杀光!”

小白:“糟了,这家伙是怒目戒色,不能让他这么折腾。”

段铁锤:“那咋办啊,要不我杀了他吧。”

小白:“大姐,你嘴里说的冠冕堂皇,可下起手来比谁都狠呐,女人是老虎这话一点都不假。”

段铁锤:“那你说咋办!”

小白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拉过戒色说到:“戒色,我把一个事关全天下百姓生死的重任交给你,你敢不敢接?”

戒色:“敢接!”

小白:“好样的,不愧是色艺双绝的和尚。不过此事重大,很可能会有性命之忧,你可要想好了啊!”

戒色一脸兴奋地说到:“郎君请说,戒色无所不从!”

小白:“这城隍庙周围有近万突厥兵守着,而这里藏着的却是大唐皇帝陛下的秘密。事关军国大事,百姓生死,我和铁锤必须在天亮之前解决此事。在此期间,你务必要守住庙门。不管有多少突厥兵杀来,只要你有一口气在,也不能让他们越过庙门半步!”

戒色的双眼都红了,他双膝跪地双掌合十沉声说道:“郎君和段姑娘尽管放心去,戒色但有三寸气在,就决不让突厥踏入此地半步!”

段铁锤:“好感人~~~~”

小白:“我们不缺勇气,但也要讲智谋。现在都听我的,附耳过来。”

三人嘀咕一阵后,戒色顺着通道去了外面,地道内只剩小白和铁锤。

小白:“走哇。”

铁锤:“去哪?还有,你怎么知道这里是皇帝陛下的藏宝地”

小白:“我不知道哇,我那不是在忽悠戒色呢嘛。别磨蹭了,快带我去密室呀。”

铁锤:“我以前就来过这里,我就知道从哪进就从哪出,没去过别处。”

小白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哔哔哔。发现大量稀有金属埋藏,走左侧通道可到达。”

小白指着左侧通道说:“我想起来了,就从这走。”

小白在前铁锤在后俩人顺着通道走了一会,道路就被一堵墙壁挡住,小白摸摸这敲敲那搞了半天也没整明白应该从哪进去。

小白:“机关呢,在哪呀?不如带上戒色了,直接叫他撞开这堵墙多省事。”

铁锤姐姐迈步上前一把就把小白扒拉到一边。

铁锤:“真没用,看我的。”

只见段铁锤一脚踩在地上的一个小方砖上,只听喀啦啦一阵响动,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洞口。

小白:“我,我受伤差点死了,刚醒过来,很多事记不起来了。”

段铁锤没理会小白的解释,她冲小白招招手,随后弯腰走进洞口,小白赶紧跟上。

铁锤突然停住回头说到:“跟紧了我,小心台阶。啊!”

小白正加快速度紧跟在铁锤姐姐身后呢,他哪知道这妞儿会忽然停住。猝不及防之下,俩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两声尖叫先后响起,然后俩人互纠缠着拥抱着,一会儿你压我,一会儿我压你的顺着台阶滚了下去。他俩一滚下去,那洞口立刻恢复了原状。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