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唐小白 > 

你摊上事了

第4章 你摊上事了

这高分贝的尖叫声震得小白的耳朵嗡嗡作响,小白可以确定,这声音绝对不是自己的喉咙能发出来的。

当强光手电摁亮的一刹那,小白的眼睛就啥也看不见了。由于紧张,小白未曾致盲敌人先把自己致盲了。他一下把自己推进了极其危险的境地,好在对方也没比小白强多少。

黑暗中突然出现一张惨白的人脸,是个人都得被吓破胆,那声忘情的尖叫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对小白而言是个好消息,这至少说明对方是个人而不是其他的什么玩意儿。

小白反应够快,第一时间熄灭了电筒,与此同时他扑倒在地滚到了墙角下装死。这时候一动不如一静,强光致盲一般需要十几秒到几分钟的恢复时间,小白只要保持不动还是能够坚持到眼睛恢复视力的。所以小白现在全身保持不动,只支棱起俩耳朵听。

咚,哒哒哒哒。

先是双脚落地的声音,后是一阵小碎步的声音。听这声音,对方应该是先高高跳起,落地后迅速后退。

“哔哔哔。危险等级降低,危险依然存在。危险源在你左侧约十米处。”

小白脑海中响起了电子合成提示音,但这一次不是一音到底的一音傻了,至少小白能听明白是啥意思了。

小白:“就不能来个夜视模式?”

“哔哔哔。两个强力探头暂时失效,恢复时间约十五秒。系管不在,无法启动其他模式。”

小白:“靠的,这破系统叫什么玩意儿啊。谁家穿越带系统不是宿主说了算啊,这还整出个系管,这是哪个脑残设计的。我要退货,我要投诉!”

“哔哔哔。没处退货,不接受投诉。危险正在接近,危险正在接近。强力探头恢复,夜视模式开启。”

小白猛地睁开双眼,他看到的景象全是一片绿莹莹的,一个模模糊糊的黑一块红一块的人形轮廓就在小白眼前。

小白:“这夜视模式也太原始了吧,这也就是第一代夜视仪的水平。”

“哔哔哔。危险!”

小白看到在那个人形轮廓的脑袋上,慢慢裂开一个红色的口子。

小白:“他脑袋裂口子了,他要死了。可能是刚才跳的太高把脑袋撞裂了。”

“哔哔哔。煞笔,他在冲你笑,快躲!”

哐哐,噼里啪啦。

“啊,哦,呃,哎呦~~~”

小白终于知道啥叫拳拳到肉,啥叫我要打死你了。小白抱着脑袋蜷起双腿护住了自己的脸和要害部位,这一招很管用,虽然小白被打的惨叫不止,但还真没伤到要害。

这顿打持续了大概十多分钟,打人的好汉大概觉得小白被打晕了所以停住手,小白这才得以喘口气。

呼。黑暗中冒出一团火苗儿,小白眼前绿莹莹的景象瞬间恢复正常。

嘭,嘭嘭嘭。

灯一盏接一盏亮了起来,黑暗的地下空间顿时明亮起来。小白判断的没错,这就是一个十字路口。一个蒙面黑衣背着一把长刀的人就站在小白对面。

那黑衣人拔出长刀拎在手中,他一步步的走向小白,每一步都是脚尖先着地,当一脚踏实了之后再换另一只脚。这步态在小白看来似乎有些妖娆,仿佛是看到了维多利亚的秘密里的麻豆在走的猫步一样。

雪亮的长刀顶在小白的胸口,小白知道,接下来应该是逼供环节了。

黑衣人正要说话,突然一个光头的突厥兵出现在右侧路口。

小白:“戒色,救驾!”

戒色:“住手,听我说!”

黑衣人转身看向戒色,小白借此机会一跃而起,他使出吃奶的力气将电筒向那人砸去。

小白:“我砸死你!”

呜!电筒脱手而出,风驰电掣般向那人头上砸去。那人的脚尖在地上连点几下,整个人轻飘飘的就挪开了。小白眼睁睁的瞅着那电筒擦着那人的脸飞了过去,狠狠砸在了戒色的光头上。

嘭,吧嗒,咕噜噜噜~~~~

电筒掉在地上也不知道滚哪去了。灯火照耀之下,戒色那高大的身躯依旧挺拔。可他的脑袋上肉眼可见的鼓起了一个包,戒色抬手摸了一下,顿时疼的龇牙咧嘴。

戒色:“还好我及时运气上头,要不然真把贫僧的脑袋敲破了。二位切莫动手,且听贫僧道来。呃~~”

噗通一声,戒色仰面栽倒在地。

黑衣人:“我杀了你!”

小白:“我跟你拼了。”

没等黑衣人动手,小白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黑衣人双腿间窜过,然后猛地蹦到黑衣人身上。小白的双腿死死盘住黑衣人的腰,双手死死地抱住黑衣人的上半身,黑衣人的俩胳膊也被小白固定在身体两侧。

黑衣人拼命的想要挣脱,但却怎么也甩不掉小白。

黑衣人:“你放开我!”

小白:“我就不放!”

黑衣人:“你耍无赖,你不是好汉!”

小白:“少来这套!我跟你讲,你这激将法不好使。嗯,不好使。”

黑衣人拼命扭腰乱蹦试图挣脱,然而小白就跟膏药似的粘在那人的身上。

黑衣人:“你下来,我给你和我公平对决的机会。”

小白:“拉倒吧,我跟你对决就是找虐,哪还有什么公平可言。不下!”

黑衣人:“这可是你自找的,别后悔!”

话音刚落,黑衣人竟然纵身而起带着小白撞向墙壁。

咚!小白顿觉身上一阵剧痛,但他却抱的更紧了。小白的顽强惹恼了黑衣人,这黑衣人除了撞墙之外又加上了空翻。

对于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说一口气翻几个跟头不算啥,可是在背着一个大活人的种情况下还能玩出空翻,那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咚!撞墙。唰!空翻。

咚咚咚,唰唰唰。

黑衣在一口气翻了十多个空翻,撞了十几下墙之后,他不得不停下来。高手也是人啊,力气再大也有个极限,这人汗如雨下扶着墙壁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小白比这黑衣人还难受,这顿折腾让小白觉得浑身骨头都要碎了,肚里的酸水已经到了嘴里却愣被小白强行咽了回去。这时候可不能吐,一吐就会松劲,一松劲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好在这黑衣人还没强悍到变态的地步,还知道累还知道停下喘口气。借此机会,小白将头靠在那人的肩上想让自己缓缓。头刚靠近黑衣人的脖颈,一阵幽香飘进小白的鼻孔。

恶心的感觉没有了,小白用力的吸溜着鼻子,试图找到幽香的发源地,不料黑衣人却被小白激怒了。

黑衣人:“你干嘛呢!下来下来下来!”

小白:“我晕,让我缓缓。”

黑衣人:“不下来是吧,我叫你不下来,看我给你个狠的!”

小白眼睁睁的看着那人的右手食指和拇指组成了一个“小钳子”,眼看着那小钳子落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小白腿上的一坨肉被钳住并拎了起来,再然后是小钳子猛地夹紧,再再然后就是狠狠的一拧。

这种痛彻心扉的酸爽,让小白顿时热泪盈眶。

小白:“哦嚯嚯嚯。你还是爷们儿不,咋跟老娘们儿似的拧人呢!快停手哇,不然我跟你急眼啦啊!”

黑衣人不搭理小白的威胁,于是小白被迫发起了还击。小白不敢松开双臂,所以他右手只能在够得着的范围内攻击。恰好小白的手指碰到了一坨柔软挺弹的肉,于是小白发动了攻击。

黑衣人:“呀!你敢掐我这,松手,快松手!”

小白:“妈耶疼死我啦!你松手,快松手,肉都快掉了!”

黑衣人:“你先松!”

小白:“你先!”

黑衣人:“一二三,一起松。”

小白:“说了不算就是蹲着撒尿的!一。”

黑衣人:“二三。松手!”

小白松手了,可黑衣人却极快的在小白的腿上屁股上拧了七八下。疼的小白手一松,那人抓住机会双臂一震崩开小白的双臂,然后两只胳膊迅速向后肘击。

砰砰两声闷响,这两肘狠狠砸在小白胸口上,小白疼的惨叫一声双腿一松摔在地上。

那人迅速转身一脚将正往起爬的小白踹倒,然后纵身骑到小白肚子上。小白只觉得肚子上一沉一热,然后就听仓啷一声,一把冰冷的匕首压在咽喉上。

小白:“自己人,冷静。”

黑衣人:“你骗我,你这个坏蛋坏蛋坏蛋!”

小白:“现在不是讨论蛋好坏的问题,现在是要弄清楚是敌是友的问题。”

黑衣人:“你是汉人模样,却穿着突厥皮甲,看你这打扮就知道你是前隋余孽。说,是不是那个贱人叫你来取宝贝的!”

小白:“前隋余孽是啥玩意?你说的贱人又是谁?总之我不是什么余孽也不是啥贱人派来的。我是高陵县令江会之子,我姓江名尚字小白。”

黑衣人:“骗我!”

小白:“不信你问戒色。”

黑衣人转头看向戒色,小白猛的一口咬在黑衣人手腕上。黑衣人手一松,匕首掉在了地上。不等黑衣人反应过来,小白一头撞进他怀中,黑衣人被顶翻在地。小白一个虎扑,整个人跟八爪鱼一样再次将黑衣人缠住。只是刚才小白是在那人后背,这次是那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而小白则是趴在人家身上。

小白喘着粗气说:“别动啊别动,让我喘口气先。我说你是谁呀,怎么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动手呢。你别动,听我解释。别动,叫你别动怎么还动!你就不能老实会儿吗?”

黑衣人:“你腰里别了个棍儿,顶到我,顶到我那啦!”

小白拱了拱屁股随后说:“这下行了吧?不对,我也没带棍儿呀。停,别打岔听我说。我是江尚江小白,我爹是高陵县令。我和戒色是同伙儿,我俩知道突厥人要在明天调集大军挖开这里,这里藏的不管是啥都不能落到突厥人手里。”

黑衣人:“你起来!”

小白:“大家是自己人,先前是误会,现在说开了不带记仇的行不?”

黑衣人:“你起来!”

小白:“好好好,我怕你了,我给你赔礼道歉总行吧?”

嘭,小白的头上挨了一腿,他妈呀一声倒飞了出去。

黑衣人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随手抄起一个黑棒棒照着小白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小白:“不要!”

眼瞅着那黑棒棒就要砸在小白脑袋上了,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颗带着戒疤的光头出现在黑棒棒和小白的脑袋之间。

戒色:“自己人,别打!”

嘭!

戒色:“我的佛祖啊,阿弥陀佛,呃~~~~”

戒色双眼一翻栽倒在地。

黑衣人连忙扔掉棒棒跪在劫色身边,他双手握住耳垂可怜吧唧的说到:“戒色怎么是你呀,抱歉啊戒色,我不是故意的呀。”

小白指着那人说:“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你把戒色打死了,你才是前隋余孽外加突厥人的探子!”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