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唐小白 > 

威先蒸灾接金

第3章 威先蒸灾接金

小白和姨娘被沙波罗绑住双手拴在马后边跟着走,在他俩身后还跟着俩突厥兵。小白虽然救了突厥大可汗的儿子,可这身份依旧是阶下囚。沙波罗说的不完全对,小白的命不是保住了,而是暂时保住了。

一路前行所见是满目疮痍,好好的一座县城变成了一片废墟,大街上还能看到血迹,表情麻木的百姓们被挥舞着鞭子的突厥兵赶来赶去。

稀里哗啦,咕噜噜噜。

一个双手双脚都戴着锁链的年青和尚,独自推着一辆大板车从小白身后走来,板车上摞着十几具尸体。这么重的车一般需要三四个人一起推才行,可是这个和尚却能一个人推着走。

小白和姨娘赶紧让到路边,和尚推着大板车缓缓经过,当和尚来到小白面前时,他对小白说:“阿弥陀佛。郎君好了,善哉善哉。”

说完之后这和尚也不停顿推车走了,小白目送和尚离去,再回头却见姨娘双掌合十低头默默诵经。

小白:“姨娘,您认识这和尚?”

姨娘:“他是戒色师父呀,大郎忘了吗?”

小白:“哦,死过一回了,总有些事记不起来。”

姨娘:“大郎莫怕,你只要记得你爹娘是谁,记得你自己是谁就好。”

小白:“姨娘,我,我好像真的想不起来了。”

姨娘:“大郎莫怕,姨娘帮你想。”

沙波罗:“快走!”

走了一会儿前面传来了哭喊和叫骂声,姨娘躲在小白身后头垂得很低。小白顺着声音望去,眼前的一幕让小白心中升起了怒火。

这里原本应该是高陵县城的西市,但如今热闹的集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废墟。昔日熙熙攘攘的客商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挤成一堆的蓬头垢面的百姓。这本应是人间最热闹繁华的地方,可现在却上演着一出惨剧。

一个突厥兵一手卡脖一手抓腰将一个孩子举过头顶,那孩子被吓得连哭带喊拼命挣扎,一个满脸漆黑的妇人死死抱住突厥兵的腿苦苦哀求。被俘的百姓们一个个抱住头缩在角落里,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周围的突厥兵们却哈哈大笑,为那个举着孩子的突厥兵叫好。

突厥兵:“你们看着,我这就把这崽子摔死。嗨!”

嗖,那个突厥兵突然消失不见。那孩子凭空摔落,好在下面全是人总算没摔着。孩子的娘惊叫着抱起孩子,连滚带爬的钻到角落里。

沙波罗:“人呢,人跑哪里去了?”

突厥兵们面面相觑,一个突厥兵试探着向缩在角落里的妇人走去,那妇人一边哭一边摆手哀求。

当那个突厥兵正要伸手抓那个妇人的时候,那妇人抱紧孩子大叫一声:“救命啊!”

四周一边寂静,那个突厥兵也在眨眼间消失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突厥兵们迅速后退离开了被俘百姓,沙波罗摸着额头说:“腾格里呀,这是咋回事啊。”

只有小白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正努力的保持平静,因为他已经初步掌握了某种神奇的技能。

城隍庙是高陵县内唯一还算完整的建筑,前堂后室的格局和别处的城隍庙没啥区别。可就是这样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城隍庙,却全被突厥人的帐篷将四周围满,一队队的突厥兵穿梭往来巡视不断。

沙波罗把小白娘俩交给看门的突厥万夫长之后就走了,那万夫长啥话也没说,命人把小白娘俩往门里一推随后哐当一声关上了大门。

万夫长:“老实待着,敢出来就死!”

小白扶着姨娘走进正殿,只见城隍公的神像前摆着两口棺材。

“夫君,姐姐~~~”

姨娘悲呼一声跪在两口棺材前哭了起来,小白已经猜出这两口棺材里躺着的是谁了,而供桌上的牌位也证明小白的猜测是对的。

左面的牌位上写着“显考江公会之位”,右面的牌位上写着“显妣江杜氏之位”。

姨娘:“大郎,快给你父亲和母亲磕头,谢谢他们保佑你大难不死。”

小白心说:“这就是我这一世的父母了,可惜连面都没见过,这位姨娘想必是我爹的妾室了。”

姨娘知道小白忘了很多事,于是一边哭一边说着往事。原来小白的唐朝老爹叫江会,秦州成纪(今甘肃天水)人,官居高陵县令。

武德九年八月初,突厥猛攻距离长安不足五十里的高陵。县令江会率领县城内的军民坚守高陵,高陵县军民面对数万突厥人的猛攻却始终死战不降。最终由于敌我众寡悬殊,高陵城破。县令江会力战而死,江会的夫人江杜氏在县衙内悬梁自尽。

江会唯一的儿子江尚,也就是被江小白占据的这具身体的原主重伤被擒。当突厥兵逼问江尚会不会医术时,江尚只是破口大骂。就在突厥兵要砍死江尚的时候,姨娘谎称自己会医术这才暂时保住了江尚的命。再后来的事,小白就都知道了。

小白:“姨娘,父母的后事是您操办的吗?”

姨娘:“你那时昏迷不醒,姨娘又被突厥野人逼着给叠罗施治伤。多亏戒色师傅将夫君和夫人收殓了,还为他们做了法事。将来有机会,大郎要好好谢谢人家。”

娘俩正说着话,庙门又被推开,只见戒色拖着铁链子稀里哗啦的走进门来。哐当一声庙门关闭,戒色走进大殿坐在地上。

戒色:“郎君还好?”

姨娘:“大郎刚醒,野人可汗以我为质逼着大郎救了叠罗施,你莫怪他。”

戒色:“贫僧怎会怪他,贫僧戴罪修行病倒于荒山野地,若不是郎君相救,贫僧早就死了。”

小白:“我还要谢你替我操办家父家母的后事。”

戒色:“郎君不必客气,这都是贫僧应该做的。”

小白:“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这城隍庙里有宝贝。突厥可汗打算调集大军来挖,可能明天就会动手。”

戒色:“糟了!这得赶紧告诉他去。”

小白:“你出的去吗?”

戒色:“只能硬闯了,而且还得等到天黑,有突厥斥候暗中盯着咱们呢。”

小白:“太耽误事儿,我有办法迷惑突厥斥候,同时让你立刻脱身,带我去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戒色和小白来到城隍公神像之后,小白伸手一指,两个突厥人突然出现在墙角。

两个突厥人一个双手举过头顶,一脸狠绝怒骂的表情。一个则是伸手向前,像是要抓什么东西的样子。这俩突厥人犹如泥塑木雕,可脸色表情却是栩栩如生,身上的肌肤也和活人一样

戒色:“佛祖哇!郎君是怎么做到的。”

小白:“你跟他换衣服,我跟这个换衣服。你把他的头发剃了弄得跟你一样,铁链子也给他戴上。让姨娘把这个的头发弄成我的样式,然后摆在大殿我父母的棺椁前。你扮做突厥兵从后墙翻出去,我躲到隐蔽处,只要突厥斥候看到大殿里还是咱们三个人就成了。”

戒色:“贫僧明白了,只是这链子是我师傅。”

小白:“别想那么多了,大事要紧。”

一番安排之后,穿着突厥兵衣甲的戒色和小白躲闪着离开大殿来到后面的一座小殿内,这里供奉的是城隍奶奶。戒色和小白绕到城隍奶奶的神像后面停住。

戒色:“郎君,你躲到暗道里面去,我出去之后就从外面把殿门锁上。”

小白:“暗道?在哪啊,怎么进去。”

戒色:“就在这啊。贫僧比以前告诉过你的。哦。你刚醒定是一时想不起来了。那就先躲在这,等想起来了再进去,贫僧走了。”

戒色走了,门从外面锁上了,殿内顿时变得阴暗起来。小白靠着墙壁坐到地上,他刚一坐下就发现了端倪。

就在小白的对面,城隍奶奶神像下面的神台凹进去一块,那里面有一个青面獠牙红发的小鬼塑像,这小鬼塑像正对着小白身后的这堵墙。

小白:“别的塑像都是脸冲南,唯独你脸冲北,要说不是故意的连鬼都不信。”

小白伸出右脚试探着踹了小鬼塑像一脚,那小鬼的塑像被踹的向后一仰。

咔吧,轰隆隆隆。

墙上裂开一个洞,小白只觉得身后一空,整个人猛的向后栽去。

小白:“哎呀妈耶,我我我我,去去去去。”

哐,墙上的洞没了,那小鬼塑像恢复了原样儿。

小白一路唉呀妈呀的翻滚着,终于在咚的一声之后停住。小白抱着脑袋坐了起来,周围是一片黑暗啥也看不清楚。但小白可以感觉到身后是墙,也就是刚才撞得他脑袋生疼的地方。可是小白也能感觉到有一阵阵的小阴风儿从左右和正面吹到他脸上。

小白:“玛德,我别是停在一个十字路口了吧。”

小白把左手的五根指头挨个舔了一下,随后把手伸向左边,他没感受到有风吹过。小白又把右手五根手指舔了个遍,然后把手伸向右边。

嗖~~~~

一阵凉风吹过,感觉特别明显。

小白:“木有错,这就是个十字路口。我滚下来的时候滚偏了,滚到对面这个路口的左边来了。有暗道就有密室,这里肯定有宝贝,这得赶紧点上灯才能找到通道啊。咦,我的伤好了?”

类似如此剧烈的翻滚,小白腿上的伤口早就应该开线崩裂了,然而并没有。小白刚才顺手一摸却没感到疼,手指也没感觉到伤口缝合留下的痕迹,摸到的地方是一片光滑就跟没受过伤一样。小白再摸摸其他两处伤口,发现也是这样。

小白:“穿越福利?还是系统起作用了?不管了,先找个东西照亮儿,强光手电。”

小白念头一闪他的右手里就是一沉,金属的质感和冰凉顺着手心传到小白脑海里。小白不用看都知道,那是他花了不老少的钱订购的一把通体黝黑的户外专用狩猎手电筒。

这类手电筒采用全金属制作,亮度大结实耐用。除了照明之外,在紧急情况下也可以当短棍用。用它猛力暴击,绝对可以将一头中等体型的羊砸晕。

就在小白想要摁亮手电筒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电子合成音。

“滴丝姿西通七冬(第四子系统启动),威先蒸灾接金,威先蒸灾接金。”

小白没明白这一音到底的提示音说的到底是啥意思,但人类处在黑暗中的时候,身体其他感官就会特别发达。小白已经感觉到在黑暗之中,有个东西正慢慢的向他靠近。

随着距离的拉近,那种恐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小白的双手紧紧攥住狩猎手电筒。

小白暗想:“等那东西再靠近点儿,我就用强光照它眼睛。趁着它短暂失明的空档,我就从它双腿之间窜过去逃命。对,就这样。”

小白做好了准备,但是由于黑暗和紧张,小白没发现他手里的电筒正对着自己的下巴。

小白:“来啦,来啦,就是现在。开灯!”

啊!!!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