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唐小白 > 

天妒英才

第1章 天妒英才

头上碧空如洗,脚下山峦起伏,江小白驾驶着动力悬挂滑翔机翱翔在群峰之上,这感觉非常的爽。要是没有安装在头盔上的“地球上所有智慧生物交流器”发出的吱嘎声,那么这次飞行将是一场非常愉快的空中之旅。

江小白的专业是宠物医生,爱好户外极限运动,爱搞各种乱七八糟的发明创造。他戴着的“地球上所有智慧生物交流器”,就是他自己研发出来的一款可以让地球上所有智慧生物之间进行无障碍语言沟通的高科技产品。

既然叫地球上所有智慧生物交流器,那自然包括高智慧的人,一般智慧的鲸鱼、海豚、大象、猩猩猿猴等生物,以及较低等智慧的类似猫猫狗狗这样的宠物喽。只是因为小白能力和财力特别有限,所以这个交流器还处在极度原始状态。

东西再烂也是小白的心血与智慧的结晶,小白就算哭着也得把它做好。自打弄出了这玩意儿,小白不管到哪去都得戴着它。摩托车头盔安上发射接收器后戴在脑袋上,旅行背包里装上处理器背在身后,小白的样子俨然就是个科学怪人。

嘎嘎嘎。

一只胖嘟嘟的小野鸭从小白身边飞过,这只小野鸭一边飞一边冲小白叫嘎嘎。突然,一直吱嘎乱叫的“地球上所有智慧生物交流器”发出了无比清晰的说话声。

“玛麻,玛麻,玛麻~~~~”

小白:“天呐,我成功了,我成功啦!以后再也不会被猫爪狗咬啦!我要发财啦,哈哈哈哈!”

轰隆!咔嚓嚓!

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突然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小白顿觉命悬一线,他立刻调转滑翔机准备降低高度返回机场。可是就在他刚转过身来的时候,一道紫色的闪电凌空劈下。

轰!

小白:“天妒英才呀~~~~~”

滑翔机和小白一起变成了一团火球眨眼间消失不见,而天空却在小白消失后瞬间恢复晴朗。那只小野鸭也不嘎嘎叫了,它在小白消失的位置转了一个圈儿,然后拍拍小翅膀飞走了。

“打狼,打狼啊~~~~~”

凄凄切切的呼唤声不断冲进江小白的耳朵里。

小白:“有狼,危险!我我我,我咋动不了。”

小白奋力挣扎,终于睁开了双眼。他发现自己被一个发髻凌乱,满脸灰尘的阿姨搂在怀中。这阿姨一边流着泪一边不停的呼唤着打狼。

当看到小白睁开眼的时候,这阿姨先是一愣,随后惊喜万分的喊到:“大郎你醒啦!夫君啊姐姐呀,天可怜见,咱们江家好歹留了一条根啊~~~~”

小白:“你谁呀,这哪呀,啥情况啊?”

阿姨紧紧抱住江小白,她一边哭一边说:“大郎莫怕,姨娘在呢。”

“姨娘?这称呼怎么显得那么久远呢?”

哐,门被狠狠踹开。姨娘紧紧的把小白搂在怀中,她神情中充满绝望和恐惧,小白都能感到她浑身在颤抖。

小白转头看向门口,他看见一个长着饼子脸、眯缝眼、蒜头鼻子撇啦嘴的异族武士站在那里。这家伙的俩耳朵上挂着明晃晃的耳环,头发编成了好几条辫子乱糟糟披在两肩上。他身上穿着乌黑的牛皮甲,皮甲上镶嵌着大块的铁质甲片。皮甲正面胸口部位,镶嵌着用铜片制成的抽象派狼头,皮甲里面是黑色的皮袍子,脚上是一双翘头牛皮靴。这个异族武士一进屋,小小的房间里瞬间弥漫着一股羊膻味。

眯缝眼:“喂!药!”

姨娘颤抖着回答:“熬好了。”

眯缝眼:“送去!”

姨娘把小白放下,又把一领披风盖在小白身上。

姨娘:“大郎莫怕,姨娘一会就回来。”

眯缝眼:“快!”

姨娘身上一哆嗦,她冲小白笑了一下,随即转身离开。

黑暗的房间里只剩小白一人,小白闻到了烟火气也看到了灶台,小白的身下就是柴草堆,不用问这是一间厨房。

小白确定自己穿了,因为他占据的这具身体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身上的那些装备自然也都没有了。一阵阵钻心的疼痛表明这具身体受过伤,很重。

小白:“这是魂穿啊。”

十年的网文阅读经验告诉小白,接下来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就会和小白的意识融合,于是小白静静地躺在那里等着这一切的到来。

“哔,哔哔。系统管理员激活,激活中,活啦。”

没有原主记忆,小白等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声。小白顿时兴奋起来,穿越重生带系统,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

小白:“系统管理员,现在是啥年月,这是啥地界?”

系管:“确认身份,请输入密码。”

小白:“密码?901231行不?”

小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说出自己的生日尾号,这是他所有账户的密码。

系管:“密码正确,身份确认。系统整合中,第一第二第三子系统保持基本运转状态,其他子系统在期间处于休眠状态。数据库未找到,无法回答问题。等差不多了之后再说,白白。”

咵叽,系统没音儿了。

小白:“这系统咋跟我的智能生物交流器一样不靠谱呢,看来以后啥都得靠自己了。”

小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穿越的人的确会变年轻,原本快三十岁的人又变回了小嫩肉。

这具身体的伤口有三处,两处在腹部一处在腿上,腹部的伤口虽深但没有伤及脏器。右腿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虽然被布条子裹着,但血水还是不断地涌出来。想必这具身体的原主就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否则也没有小白重生的机会。

一个宠物医生的专业素养让小白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及时止血缝合伤口,那等待他的就是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一样的命运。

作为一个宠物医生又是户外极限运动爱好者,江小白知道很多种紧急止血和伤口封闭的办法。可在这间厨房里,这些办法大多因为缺乏工具而没法实施,唯有一种比较原始的方法还可以使用。

小白慢慢坐起身,伸手从灶膛里抽出一根还冒着火苗的柴火棍儿。

小白:“嗯。眼一闭牙一咬,刺啦一声伤就好。别怕,哆嗦个啥呀。好不容易穿来了,总不能啥也不干就回去吧。再说,谁敢保证再死一回就能回到现代去呢。男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儿。先烫大腿,再烫肚子。”

柴火棍儿挨近了大腿,那股灼热感瞬间让小白冒了一身汗,只是靠近就这么烫,那要是贴上呢,小白的手控制不住的哆嗦起来。

小白:“唉,如果有个急救包就好了,就不用受这个罪了。”

话音刚落,小白只觉手上一沉。低头看时,只见一个深绿色的急救包出现在手上。

小白:“这,这不是我的急救包吗?是我上天之前为防止意外塞进背包的,这玩意从哪出来的?”

没人能回答。一阵眩晕袭来,小白放弃了想明白这事的打算,他撕开急救包开始为自己清理伤口、止血缝合。当伤口包扎好之后,小白将用剩的针线、止血粉、还有一支强心针包好揣进怀里。

身体上的疼痛减轻了很多,精神也好了起来,可是肚子却咕咕的叫了。

小白扶着墙慢慢站起身来,他打算到灶台那找找有啥吃的没。小白觉得应该有,因为他已经闻到粥的香味了。

哐,噗通!

踹门和重物落地的声音传进厨房,小白侧耳细听,只听见厨房外传来一个女人凄厉的哭喊声,那声音有些熟悉。

小白:“姨娘?”

一个凶恶的声音响起。

“你这个女人,你说你懂得医术我才给了你和那个崽子一条活路。可是你治了这么多天,叠罗施不仅没好,反而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就要死了!你这骗子。来人,把这个女人和他的崽子一起活埋!”

“嗷!”

屋外传来姨娘哭喊哀求的声音,还有粗野的喝骂声以及奔跑的声音。小白虽然还不知道自己来到了啥朝代,也不大明白事情的原委,但凭着那几句话也大概猜出了一些。目前的形势很明了,如果不赶紧想办法,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小白捡起一根木柴棍当拐杖,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向门口。

哐!

门被踹开,那个眯缝眼的异族武士出现在门口。

眯缝眼:“崽子,你活不成了!咦?活了!特勒,这崽子活了!”

眯缝眼转身冲屋外喊着,而小白此时却在心中问自己:“这些异族是犬戎、匈奴、鲜卑、契丹、还突厥呢?为什么我能听懂他们说的话?”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又是一个异族人出现在门口。这个人长得比眯缝眼顺眼多了,他的铠甲是精致的全身甲,铠甲上密密麻麻的甲叶子一层压一层,一看就是出自能工巧匠的之手。除此之外,铠甲上各处的装饰、花纹也做的很是精致。

这个异族人的铠甲内穿着蓝色的锦缎袍子,他的尖头靴不仅缀着甲叶子还描绘着鲜艳的花纹。最主要的是,这个人的脸比那个眯缝眼干净多了。他的辫子梳得很整齐,他耳朵上的耳环镶嵌着红宝石,辫梢用金质的发箍固定,而且他身上的膻腥味比眯缝眼要少很多。

小白心说:“这应该是个异族首领吧,眯缝眼说的特勒应该就是他的名字吧。”

特勒打量一下小白然后对眯缝眼说:“这里太黑,把他弄出来。”

“嗷!”

院子里站着不少异族人,当眯缝眼把小白从厨房里扛出来放到这些人面前的时候,这些人看向小白的眼神,就像一群狼盯着一只羔羊一样。

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众人中间。他身穿华丽的锦袍,腰带、刀柄和刀鞘上镶满了各色宝石。这个老男人的左脚踩着趴在地上的姨娘,右手拎着一根金灿灿的镶嵌着宝石的马鞭。此人的双眼像极了一只狼的眼睛,他盯着小白的时候,小白的汗毛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啪,一只手重重的拍在小白的右肩上。

特勒:“崽子,那是我们的大可汗,他可以让你和那个女人活,也可以让你们死!所以,你必须说实话!”

小白:“说什么?”

嗡,院里响起一片嘈杂声。可汗身边的人交头接耳,但他们全都指着小白,那位可汗看着小白的眼神似乎不太狠毒了。

特勒:“你竟然会说我们突厥的话。”

小白:“你们是突厥人?那这里是大唐?”

特勒:“你这崽子傻了么,这里是长安附近的高陵县,你们的皇帝叫李世民。”

小白:“大唐长安,李世民,突厥可汗!”

小白看着被人围在中间的可汗说到:“你是,颉利可汗?”

颉利可汗:“我是。崽子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活过来的。是这个女人救的你,还是你自己救了你自己。说!”

小白:“谁快死了?让我看看。”

嗡,那帮突厥人从交头接耳变成了大声议论。别人的话小白不理会,他只盯着颉利,因为此时此地只有颉利说了才算。

颉利:“莫戳,带他去看叠罗施!”

那个特勒弯腰抚胸喊了一声:“嗷!”

小白:“放了我姨娘。”

颉利的右眼角跳动了几下。

颉利:“来人,把这个女人绑在那棵树上,在她周围堆上柴火。这崽子要是救不了叠罗施,就把这个崽子和这个女人一起烧死!”

姨娘:“大郎,别管我,顾自己呀。你是江家唯一的根儿了~~~~”

小白:“如果我能救叠,叠啥玩意儿?”

特勒:“叠罗施,他是大可汗的长子,突厥未来的大可汗。别再叫错了,再敢叫错就把你的舌头割掉!”

小白:“可汗,如果我救了叠罗施,你怎么酬谢我?”

颉利死死盯着小白,谁都看得出颉利眼中的凶光。小白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不哆嗦,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是昂首挺胸的样子。

颉利:“你要真的救活了我儿子,我就给你一块牧场,还让你做一个部族的小汗。你若救不活,我会烧死她,然后把你五马分尸!”

小白:“这可是你说的,你可敢对天发誓?”

唰,特勒腰间的弯刀抽出了一半。

小白:“救人就是救己,带我去见他。”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