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我家娘子会种田 > 

不再是受气包

第3章 不再是受气包

门口,一个看上去面色和悦的妇人疾步走来。

源儿探出头,亲切的喊了一声:“王婶。”

从孩子的语气中就能辨别人的善恶,这走进院子的王婶肯定不是恶人。

果不其然,王婶一进院子就扶起胖女人,一副无奈的语气说道:“徐艳荷,你好端端的怎么抱着核桃树?哎呦,你看,这脸都破了,赶紧回去包一包吧!”

“这是安玖给我打的!走,去官府!我倒是要看看,官府向着谁!”这徐艳荷说话的时候趾高气昂,仿佛官府是她家开的一样。

王婶不慌不忙,微微笑道:“你来人家家里捣乱,在理上就吃亏。再说,安玖是老实人,平白无故怎么会动手打你。”

徐艳荷却仰着头,指着安玖骂道:“这个贱货!她孩子偷了我家的包子,居然还敢还手!”

说罢,徐艳荷还拽着王婶直奔安玖收拾好的厨房,指着骂道:“你看看,你快看看,这就是做贼心虚,都把做饭的东西收拾到屋子里来了。呵呵呵,这么小的孩子就偷东西,等长大了那还了得,早晚要下大狱!”

“我没有!”

源儿委屈的眼泪在眼中直打转,让人看着心疼,“娘,我没有偷东西,包子是王婶给我的……”

安玖脸色一沉,骂她可以,但是诬陷她儿子就是不行。

“你说话要有证据,否则,你今天别想走出这院子!”

“证据?哼,王婶你看看,你家大飞套的兔子也快成人家母女的盘中餐了!”徐艳荷不敢惹王婶子,便想着拉拢她一起欺负安玖。

安玖扫了眼地上的兔子,皱起眉头,这个兔子竟然是王婶家的。

没想到,王婶看也没看那兔子一眼,笑中带着一丝冷气的回道:“包子是我给源儿的,怎么就成你家的了?而且他们孤儿寡母的,捡来一只兔子算什么?这猎物本来就是野生的,大飞昨夜看下雨就没去拿,说谁捡了就给谁吧!”

徐艳荷见王婶向着安玖,安玖今天也变了个人似的,不好对付。

就只能骂了两声,悻悻离去。

“以后,但凡受到别人的帮助,一定要告诉娘,记住了吗?”

轻抚源儿的头,安玖细心的教诲。

“娘,我记住了。”源儿从未见过娘如此彪悍的一面,这段日子徐艳荷每次来找茬,娘都吓得不行,哆哆嗦嗦的好半天才能缓过神来。

安玖点了点头,继而走到王婶的面前。

“今天多亏您帮忙,多谢了。”

“快别这么说。你这孩子,病的这么重,也不知道吭声!若不是源儿去找我,我今天也不会上来看你。”王婶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吊铜钱。

“安玖,这些钱你暂且收着。给孩子们买点吃的,坚持一下,夏天就到了。”

王婶同情的眼神触动了安玖。

难道原主一直就是靠着王婶的施舍过日子么?

“王婶。”

安玖将王婶的手推了回去,感激一笑:“真的不用,我现在身子好多了,生活上的事情,可以自己搞定。”

她自己有手有脚,年纪轻轻,靠自己的本事绝不会养不活这两个孩子。

王婶眼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安玖,你……你真的要自食其力?可是你一个女人家,又带着两个孩子,身子还不好,还是不要逞强了吧!”

村子里女人大都靠男人养活。

就算最能干的徐艳荷也不过是在家务农,养几只鸡鸭贴补家用罢了。

“王婶,你放心。我可以的……只是,这一场大病,让我忘记许多东西,以后难免要麻烦您多教我一些。”安玖再次给王婶鞠了一躬,她看得出,像徐艳荷那种泼妇都不敢招惹的人,在这村子里必定有过人之处。

“好好,既然你想学,那我肯定会教你的。”王婶连连说道。

回想两年前,安玖带着两个娃来到这村子,一路不肯乞讨,饿的都快死了。

村长看他们可怜,便把山沟沟里面的一处废弃的草房让给她们娘三居住。

房子经久失修,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安玖又不会干活,带着孩子把日子过的一团糟。

她整日怨天尤人,心中闷着天大的秘密,又不肯和任何人说。

那一副谁看了都丧的模样,惹的村子里的女人都不愿意接近她。

王婶心地善良,家境也好一些,便处处接济,这才熬到今日。

看着今日坚强的安玖,王婶心生疑惑,可也没有多想。

人都是要成长的,或许这一场大病,让她懂得日子终究还是要靠自己来过……

“这村子里的土地还算不少,你来之后,这房子后面的那块地便给了你,可去年你只是种了点萝卜,没什么收成。后山有一些山野菜可以弄来吃,可你怕有蛇,又不敢去……”

王婶带着安玖看清楚那块薄田的边界,告诉她紧挨着的便是徐艳荷家。

“徐艳荷的丈夫,在这村子里是有名的恶霸,平日又和村长称兄道弟,你千万只管种自己的地,别招惹她。”

王婶不放心的嘱咐道。

安玖点了点头:“我知道,今天看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已经领教过了。”

“恩,她这人是跋扈了一些。你有事可以找我,她还是会给我几分薄面。”王婶笑眯眯的说道。

“您……”

安玖心想王婶肯定不简单,果不其然,王婶略带骄傲的说起自己的背景来。

“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在京城做差事,一个在身边照顾我。徐艳荷也会忌惮一些。”

“原来是这样。”

这小村子如此闭塞,有一个在京城当官的儿子,当然是再牛叉不过的事情。

看来,想要在这这混得开,王婶这棵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两人会心一笑,王婶说时间不早,要回去给做点吃的,安玖这才想起自己捡来的那只兔子,连忙跑了回去,拎着出来。

“王婶,这兔子是你家的,你拿回去吧。”

“你这孩子,都说了这野味原本就是大家的,谁打到就是谁的,你捡来也就是你的。”

……

王婶走了。

破败的小院子恢复了最初的平静。

小奕伸出软乎乎的小手,拽了拽安玖的衣襟儿:“娘,小奕肚子好饿。”

安玖这才回过神来,本想着给孩子做点野菜粥,没想到被徐艳荷一耽误,都已经日晒三竿了。

“小奕乖,你先和哥哥在院子里玩,娘给你做红烧兔肉!”

源儿将信将疑的看着安玖,紧紧的抿着嘴唇,忍不住开口问道:“娘,要不要源儿帮你,你是怕血的……上次你杀野鸡,都吓晕了。”

安玖哭笑不得,伸手摸了摸这个小暖男的脑袋。

“源儿,你带妹妹玩一会。娘可以搞定!”

源儿犹豫了下才点了点头,继而小大人一般的嘱咐道:“娘,你如果害怕,就喊源儿……源儿不怕!”

如此可爱懂事的孩子,让人怎能不爱?

安玖情难自禁,捧起源儿瓷白的小脸蛋儿,“吧嗒”一声,轻轻的亲了一口。

源儿不好意思的崛起小嘴,故作嫌弃的说道:“娘,你亲的源儿一脸口水。”

“哈哈哈!”

安玖笑得爽朗,看得出源儿还是喜欢娘亲他的。

“娘,小奕也要亲一下。”

女儿一把抱住安玖的大腿,一双晶亮的眸子期待的看着她,仰着小脑袋求亲亲,安玖的心都融化了,抱起软绵绵的女儿,用力了亲了两下。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